Skip to content

放黄不收费的破解软件

   话归正题,注视着对面光头男递来的金卡,又见对方得知必死后流露出少见豁达表情,老和尚倒也在心里暗暗赞了下此人,都说世人皆有生死,可当死亡近在眼前之际又会有几人不害怕不恐惧呢?

   先是略一犹豫,最终还是接过孙虎递过来的金卡,然后朝对面四人回答道:“贫僧非是那不通情理之人,既如此,请稍后,贫僧这就安排人去寺外为几位施主采买酒肉。”

   言罢,老和尚起身朝房门走去。

   “大师请等一下!”

   然而下一秒,未等慧净走出禅房大门,后方,一直低头不语的何飞突兀出言将其叫住。

   听身后有人叫自己,本欲按照彭虎要求找人采买食材的老和尚略微一滞,旋即边回身边面露疑惑询问道:“莫非何施主还有要求?”

   没有在意身旁彭虎等人投来不解目光,亦没有理会慧净掌院询问,见老和尚停住脚步,接下来,刚在脑海思考出某些事情的何飞便在偷偷扫了眼右侧僧人画像后径直抬头,然后朝老和尚说出一句话,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或者说提了个令在场所有人皆意想不到的问题:

   “敢问慧净大师,鉴真高僧遗骸在哪?”

   此言一出,彭虎、程樱、姚付江三人集体愣住,至于已走到门口位置的慧净则更是心脏一颤,苍老的脸孔恐瞬间闪现出一抹震惊,这种表情转瞬即逝,不仔细看甚至无法被察觉,可惜,恰恰是老和尚这一细微表情变化却被何飞捕捉到,继而被大学生尽收眼底。

   与此同时,基于对方这一异状,青年脑海里的某种猜测亦进一步获得证实。

   当然以上所发生一切皆在转瞬间,何飞言罢,快速恢复正常的慧净就以面露不解,语气狐疑回答道:“何施主,你说什么?什么鉴真遗骸?”

   (老和尚在装傻!)

   清纯白皙美女床上大胆裸露玉背性感写真图片

   听慧净如此回答,心中早有定论的何飞仍旧不予理会,转而盯着对方两眼一眯继续道:“大师,您不要装不知道,我可曾听说过一些事情,当年从大唐东渡而来的鉴真高僧就曾经在你们太和寺当过掌院主持吧?”

   不错,何飞口中所指的那位大唐高僧非是旁人,正是历史上不仅真实存在且在中日两国历史上皆非常有名的一位和尚……

   鉴真!

   ………

   鉴真,唐朝僧人,俗姓淳于,广陵江阳人,律宗南山宗传人,也是日本佛教南山律宗的开山祖师,著名医学家,曾在国内担任扬州大明寺主持,后来应日本留学僧人请求先后六次东渡日本,弘传佛法,促进了唐朝与日本之间文化交流与佛法传播。

   鉴真在日期间,弘扬佛法,普度众人,同时将大唐帝国的先进文化带给了日本,且他医术高明,救死扶伤,以至在晚年曾被日本皇室尊称为‘大和之师’(意喻为日本的老师)。

   广德元年,鉴真圆寂于日本招提寺,终年76岁,日本人民称鉴真为‘天平之甍’,意为他的成就足以代表天平时代文化屋脊(最高峰、最高成就)。

   ………

   而何飞所指的大唐高僧正是此人,鉴真和尚。

   这一刻,脸孔愈发微变的慧净似乎有些急躁,虽神色有变,但多年打坐参禅所培养而出的极好定力仍让这位掌院主持维持住了表面心平气和,淡然回答道:“阿弥陀佛,何施主你不要开玩笑了,鉴真大师当年的确曾在我太和寺当过主持掌院,不过也仅有短短一两年而已,后来鉴真大师便离开了本寺,以至于最后所圆寂的地方亦是在招提寺而非太和寺,就连史书都说鉴真大师圆寂于招提寺,那么,本寺又怎么可能得知高僧遗骸下落?”

   或许是感觉以上颇具权威的言论仍不足以压住对方,顿了顿,老和尚随后又补充了一句:“当然,虽说鉴真大师确实曾在法正寺当过掌院主持,可这又能代表什么呢?”

   很明显,这位定力颇好的掌院主持不仅用两段话语直接否认了鉴真同太和寺之间深厚关系,同时还搬出可信度最高的史书来堵对方嘴巴,言外之意可谓明显,那便是……

   我不知道你问鉴真高僧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管你打听此事缘由为何,反正高僧同本寺关联极浅,你所要打听的高僧遗骸我不知道。

   至于何飞,听完慧净一番否认解释的他依旧不信,理由很简单,从历史资料上看,不可否认鉴真在太和寺当掌院主持确实仅有短短两年时间,但有句话说得好,叫无风不起浪,这世上其实有很多真像是被掩盖着的,比如最为有名的满清占领z国后恶意丑化明朝以及篡改明史,又比如苏联击败德国后将其制造的数百起大屠杀全推在德国身上等等,种种被掩盖的真相可谓多不胜数,所以何飞认为有时候某些传言甚至是野史或许都要比胜利者所编写出来的正史要可信的多。

   同时这也是他为何会选择相信司机口中所说‘鉴真圆寂于太和寺’这一言论的主要原因。

   虽是传言,但却被何飞所在意,之所以在意……则源自于墙上那副画,那副既非神佛又非螝怪的普通僧人画像!

   于是,听完慧净辩解,深知自己

   以及身边队友只剩不足两小时可活的何飞便用某种一口咬定般的口吻继续道:“鉴真高僧是在你们太和寺圆寂的吧?而且他的尸骸至今仍保存于你们太和寺之内!”

   不知为何,禅房内,气氛随着何飞与慧净二人之间的对话愈发凝重,愈发紧张,尤其当听到对方接下来竟直接肯定语气说出那段话后,慧净自是紧随其后矢口否认道:“荒唐!世人谁不知道鉴真大师当年是在京都招提寺圆寂的?且尸体也按照其生前遗愿火化了,既是如此那何施主你为何又却非要一口咬定鉴真大师是在我太和寺圆寂?还说我寺内藏有鉴真大师遗骸,简直无稽之谈!”

   这一次老和尚说话间口吻颇重,且从语言极其神色来看对方已显露出不悦之色,当然,刚刚何飞与慧净之间一番对话争论则也不可避免被彭虎、程樱以及姚付江听在耳里,三人有些面面相觑,是的,要知道他们这些人来太和寺目的可是来躲螝的啊,怎么,怎么如今竟发展成历史辩论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说那叫鉴真的和尚在历史上确实还挺有名,毕竟纵观整个唐朝历史,提到僧人,相信只有两位和尚最为出名,第一位乃家喻户晓玄奘法师,而另外一位则毫无疑问是鉴真,至于那鉴真当年到底在哪里圆寂以及尸骸是否火化亦或是保留在哪,这,这和目前他们所执行的灵异任务有关系吗?

   何飞这是怎么了?

   怀揣着不解,彭虎与姚付江双双挠起脑袋,唯有程樱在侧耳倾听了一会何飞与老和尚之间对话后眉头微微一紧,她,若有所思,继而回头看向右侧墙壁,看向那张僧人画像。

   暂且不提旁人如何,此刻,见慧净仍然矢口否认,何飞也愈发恼怒起来,眼见时间已剩不多,眼见寺院即将庇护不了众人,深知女螝随时都有可能进入寺院杀死众人的青年坐不住了,径直从蒲团起身,然后朝对慧净直言了当恳求道:“大师,素闻凡得道高僧其死后尸骸或生前常伴物皆有挡灾辟邪之大能,我等并无歹意,仅仅只是想求得鉴真高僧庇护而已。”

   “出家人慈悲为怀,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们不会说出去的,但求大师请出高僧遗骸庇佑我等!”

   说到这里,何飞伸出两根手指道:“只需两天,只需鉴真大师庇护我们两天就好,两天后我们便会从这世上消失!”

   尤其是‘从这世上消失’几个字,何飞咬字颇重。

   青年这话说的老和尚纳闷不已,两天?为何仅仅只需两天呢?当然他并不知道两天后就是执行者任务到期之日,何飞亦无法将众人非属本世界一事坦然相向告,所以只能以隐喻方式暗示对方此事他们不会也不可能泄露出去,毕竟他们这群执行者目的很简单,坚持,只需坚持到任务时间结束,只要任务结束时还活着,他们这些人便会被传送回诅咒空间,到那个时候,女螝自然无法威胁到他们。

   这段话可以说等同于把话挑明,意图也毫无保留坦然告知,他们实在是没有能力对抗那不死不灭的女螝!为今之计只能将最后希望寄托于鉴真这位得道高僧遗骸,希望这位千年前的大唐高僧能护得住他们,可……

   谁曾想这位掌院主持却极为顽固,略微一愣,接下来竟依旧言辞激烈摇头否认道:“不要再说了,我太和寺内根本就没有什么鉴真遗骸,贫僧本着出家人慈悲为怀之心里收留诸位进入我寺避难,可尔等却非要提这些子虚乌有之事,诸位在此稍作,贫僧告辞了!”

   哒哒哒……

   撂下这句话,老和尚转身欲走,然,没走几步,就见身后程樱突兀站起,其后就这样一言不发朝禅房右侧那副僧人画像走去,见有人靠近画像,不知怎么的,慧净身形骤颤,即将迈出门楷的双脚更是兀自停住,同时看向程樱的目光亦刹那间发生变化。

   老和尚的表情变化当然逃不过众人眼睛,至于程樱,待抵达那副僧人画像面前后则也第一时间回头朝慧净说出了一段话:“我虽不通佛法,但在我个人印象中,佛寺所供奉的一般都是菩萨佛陀吧?真是怪了,大师你的禅房里居然供奉着一张和尚画像,难道不有些奇怪么?”

   职业杀手话中有话,听程樱这么一说,受其影响,同样把目光投往画像的彭虎则也一模脑袋接话道:“咦?对啊,程樱你不说我还真没注意呢,你说的对啊,印象中凡是和尚或是信佛之人房间里所供奉的要么是菩萨要么是佛祖,怎么大师你的禅房里却挂着一张明显不是佛陀造型的和尚画像呢?”

   前面说过,打从进入这间禅房起何飞就曾注意过画像,如果说最初仅仅只是在意,加之当时的他注意力也大多放在与老和尚攀谈上面,那么……待联想到司机口中传言,加之刚刚同慧净之间的一番辩解,捕捉到老和尚神情有异的他才愈发怀疑起这件事来,是的,之前他同慧净所辩言论其实只算试探,不曾想老和尚虽矢口否认但从其言语与表情中所隐隐流露而出的异状却被何飞所捕捉。

   最后再加上程樱针对画像的连番质疑,种种迹象证明,这事大有蹊跷,说不定……

   说不定他的那番猜测……是真的!

   言归正传,程樱的问题连同彭虎的疑惑无疑让老和尚有些不知所措,正如二人刚刚所说言,还真没哪座佛门寺院或信佛之人家里供奉和尚画像的,话虽如此,可他慧净毕竟也活了七十多岁,所谓人老成精,关键时刻应变能力必然不低,稍一思考便向对众人解释道:“我想诸位施主误会了,那其实是我师父生前画像,为了纪念他我才特意将其画像挂于禅房之内。”

   “哼!好一个师父画像!”

   老和尚在那辩解,可惜早已认定此事大有蹊跷的何飞却对此言论不屑一顾,先是冷哼一声,接下来,怀揣某种思绪,青年有了动作,没有犹豫,没有迟疑,一边从蒲团起身一边径直朝画像走去。

   “住手!你,你们俩要做什么!?”

   哒哒哒!

   见对方已有两人靠近画像,又见对方有动画像之意图,终于,慧净掌院不淡定了,老和尚面色大变起来,先是大呼住手,发现对方不予理睬,继而疾步朝何飞奔去。

   啪!

   非常明显,他打算阻止何飞,可就在这时,同时也正当他即将奔至何飞面前之际,只听一声轻响,背后,一条粗壮手臂就这样径直按在他肩膀上,以至于用力过大导致被按于原地的老和尚疼的呲牙咧嘴。

   这人正是刚刚起身的彭虎,光头男虽不知道何飞与程樱想要对画像做些什么,但长久养成的默契仍然让他深知自己该怎么做,这种时候绝不能让老和尚过去碍事,所以很自然的,不等慧净过去阻止,他就已将老和尚死死抓住,令其无法移动半分。

   “放手,你快放手!”

   “嘿嘿,大师,就您这七老八十的身子骨还是别挣扎了,但不得不说您也确实比一般老头硬朗的多,不愧是常年修佛之人,喂喂,姚付江你也别傻站了,快过来陪我一起看着他。”

   ………

   先不谈彭虎正招呼姚付江帮忙也不谈被其控制住的慧净如何原地挣扎,镜头转移至画像前。

   此刻,墙壁前,注视着眼前这幅约有一人高的僧人画像,观察片刻,何飞先是与程樱默不作声互相对视一眼,直到何飞微微点头,见状,得知青年意图的程樱没有犹豫,同样点了点头,伸手捏住了画像边缘,然后……

   刷!

   随着一道哗啦声,下一刻,画像被一把从墙壁扯下!

   “啊,住手!”

   见对方去揭画像,老和尚登时大呼住手,可惜迟了些,不等他呼喊结束,程樱就已将画像给完全揭下。

   当画像被从墙壁揭下,旋即,目光所及之处,众人看到……

   看到一面石门,一面小型石门,一面仅有一米多高的石门就这样展现在众人眼前!

   这是……

   禅房内,发现石门的执行们先是大吃一惊,可很快众人又登时一喜,身后,慧净老和尚满脸惶恐,他试图阻止,可惜根本没人理他,何飞先是用力推了推石门,见纹丝不动,略一检查,很快便在石门上发现一个不太起眼的锁孔。

   见状,根本不需任何提示,心念电转之下,程樱二话不说朝老和尚走去,数秒后,一串从老和尚身上搜出来的钥匙便被抄于手中,钥匙串上共计3把钥匙,由于数量不多,接下来,在彭虎与姚付江满怀期待目光注视下,石门前,何飞与程樱则也理所当然挨个试起钥匙。

   噗通。

   而慧净老和尚在看到这幅场景后,意识到事已至此的他终于放弃阻拦,就这样一屁股瘫坐于地,嘴里还接连低声念叨着:“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咔嚓!

   镜头转移至石门前,随着二人接连尝试,虽说前两把钥匙毫无反应,不过,当第三把钥匙插入锁孔后,只听咔嚓一声响,石门被最终打开!

   见石门松动,何飞心中一动,先是看了身旁和他有差不多反应的程樱一眼,又回过头看了眼身后老和尚以及面露期待的彭虎二人……

   接下来,青年将手按向石门,然后用力一推!

   哗啦,哗啦……

   随着一连串石门发出的沉闷哗啦声响彻不断,随着门缝越开越大,当石门彻底推开之际,未等众人看向门内,一股莫名而至的安心感就已瞬间将在场所有人笼罩其中!

   (怎么回事?我的恐惧感消失了?女螝,女螝明明就在寺外啊,可是,可是我为何不怕了?又为何会如此平静?如此安心?)

   感受着周遭淡然气氛,怀揣着某种难以理解的思绪狐疑,何飞以及现场所有人纷纷下意识看向石门内……

   然后,众人看到……

   内中赫然是一名僧人,一名盘腿而坐身披袈裟且手中还持有一串金色佛珠的僧人!

   僧人闭眼坐于蒲团之上一动不动,外貌栩栩如生,以至于胡须毛发皆与常人无异,假如石门内真是具尸体,那么从僧人外表来看,这……这竟是一具不腐尸身!

   是的,如何飞所料不错的话,目前出现在众人面前的……

   正是鉴真,是那圆寂已有一千多年的大唐高僧!!!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