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黄瓜视频下载安装w

确切的说,是藤本快死了。

藤本大家都很熟悉,但藤本快死了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呢?下面就让槐诗来带大家了解一下。

藤本快死了,其实就是藤本快死了。那藤本为什么快死了,大家可能都会感到很惊讶,藤本怎么会死呢?但事实就是这样,槐诗也感到非常惊讶。

那么这就是藤本快死了的事情了,大家有没有感觉很神奇呢?

槐诗也感觉到很神奇。

因为他妈的一路上他问了半天每个人都在说车轱辘话,就没有一个人弄清楚的。大家都很欢迎他在评论区和自己一起讨论。

讨论个什么?说车轱辘话么?

槐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直到感到医院的急救室外面,才有人从警视厅的那里得到了监控的录像。

大概是在清晨的时候,藤本带着口罩,从一栋民宅里出来,探头探脑,看到周围没人之后,坐上了自己贴满不和谐喷绘的面包车……

“他为什么鬼鬼祟祟,跟贼一样的?”槐诗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旋即所有人都瞪了过来。

小老弟你会不会说话?

公交车上的摄影女孩

大哥鬼鬼祟祟,那能叫鬼鬼祟祟么!

但其他人顿时也好奇了起来,视频里的房子是一座一户建,而藤本的家在一座高档的公寓楼里,明显不是自己家。

旋即狐疑了起来。

“要不要调查一下?”有人问。

“咳咳!!!”山下用力咳嗽了两声,看了看其他地方,低声说:“大哥在外面有个……有个女人……你们不要乱讲,大嫂她很严格的……”

行嘛,搞了半天是出去找小老婆玩,但问题是你他娘的都换了衣服还带了墨镜了,就不能换辆车么!

槐诗一阵脑门疼。

估计是昨晚喝了酒之后,就直接酒驾上门了吧,根本就没注意自己还开着一辆那么骚的公务车。

结果,就遭报应了。

刚过了十字路口,就车祸了。

或者说,蓄谋已久的撞击。

一辆卡车直接从斜刺里冲过来,将红绿灯前面等着的面包车怼在了墙上。然后,迅速倒车,再撞了一次。

最后,带着面罩的司机从车上跳下来,检查现场,看到藤本竟然还能从车筐里爬出来,顿时吓了一跳。

但左右看了一眼,发现没人之后,竟然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刀子,冲上去狠狠的捅了好几刀,转身就逃走了。

“混账东西!!!”

看到这里,藤本组的干部哪里还不明白,这是仇家蓄意的暗杀!

只可惜动手的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不知道藤本混种的身份——鬼的血统虽然常常使人凶暴,但同时也会刺激腺体分泌超出常人的大量激素,命硬的很。

哪怕是胸口,肚子和心脏都被捅了两刀,依旧能够坚持到路人报警和救护车赶到……

“报仇!一定要给老大报仇!”

舍弟头,也就是打手头目上野第一时间涨红了脸,不顾地方在医院的走廊里咆哮了起来。一脚踢翻了旁边的垃圾桶,怒吼:“人呢?人都死哪儿去了!跟我来……”

“冷静点,上野!”山下冷声说:“连对面人都不知道是谁,发怒有用么?”

“手指。”

旁边的槐诗提示道。

他初来乍到,倒是没其他人那么上头,正盯着手机的屏幕。

所有人看过来之后,他伸手指了指监控录像里的重播画面:“这个人,抓刀的姿势很奇怪。

虽然带着手套,但小拇指头应该没有了。如果不是操作什么机器失误的话,应该也只有极道了吧?走路的姿势也有问题,右腿应该被打断过,还带着钢板呢,应该是刚拆了石……”

话还说完,他就看到上野的眼睛烧红了:“一定是虎王组的人!有坂智也那个狗东西!我要他的命!!!”

咣当一声。

病房里推门走出来的护士吓了一跳,手里的资料板掉在地上,看着这一群脸上带着刀疤的家伙,瑟瑟发抖,说不出话来。

“病、病人……说……”她结结巴巴的说:“要见、见家属……请问哪位是藤本先生的……”

还没有说完,就被山下一把推开,一群人终于走进病房里,就看到主治医生严肃的脸色。

“病人快要不行了,各位做好心理准备。”

“你在说什么?混账东西!”山下瞬间暴怒,瞪大眼睛冲上去,一把扯起了医生的领子:“你是在诅咒我大哥么!”

“山……下……山下……”

病床上,有虚弱的声音传来,隔着氧气面罩,藤本瞪大眼睛,奋尽力的发出声音:“山下!你要丢人现眼到什么程度!”

难以想象,垂死的人竟然还能发出那么尖锐的语调。说完之后,藤本的口鼻中就源源不断的身处血丝,身体剧烈的抽搐着。

维生仪器发出了尖锐的声音。

哪怕是混种,被车撞成重伤之后,又被捅伤了要害……能够活到现在就已经是奇迹一样了。任谁看到那一张苍白的面孔,都会知道,藤本已经命不久矣。

“大哥,对不起,大哥。”

山下闻言,眼眶顿时红了,跪在床前。其他人围在旁边,也都不敢再说话。

藤本明显是在交代后事了。

弥留之际,那个男人伸手,艰难的握住了山下的手掌:“不要,不要报仇。这都是……报应……我的报应。我太膨胀……竟然敢卷进五大佬的私事里去……”

他剧烈的喘息着,额头涨红,三颗鬼角更是猩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但不可思议的是,眼瞳却明亮了起来,自昏沉中振奋。

回光返照。

他死死的抓着山下的手,瞪着眼睛看他,艰难喘息:“山下,你是我的义兄弟,你的为人……我最放心。以后,一定不要……擅作主张。”

“我会的,我一定会的。”

山下连连点头,泣不成声:“请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将藤本组发扬光大,不会辜负您的期待……”

“很好,很好。”

藤本松了口气,像是笑起来一样,氧气面罩里流出血来:“以后……藤本组,藤本组的会长位置,就交给……交给……怀纸了。”

死寂,死寂突如其来。

病房里所有人都愣在原地,没有人说话,只有机器的单调警报声,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向门口正悄悄偷果篮里的香蕉吃的那个男人。

槐诗傻了。

整个人都不好了。

手里香蕉皮都来不及丢,茫然的看向藤本:大哥你是不是脑子被撞出问题了?交代遗言的时候都还要拉胯?

山下的读音是yashita,不是kaishi啊!

这是你体育老师的不作为,还是国语老师的沦丧?我特么刚刚加入你们组织第一天,你不要乱讲好么!

“大、大哥……你说什么?”

“没有,听清楚么……”

藤本粗重的喘息着,“我说,以后,怀纸就是藤本组的组长,藤本组,就要改名叫做怀纸组,你们,没听见么!你们难道……要违背我的意思么?!”

病床上,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昂起头,死死的盯着他们的脸,漆黑的眼瞳几乎收缩成一个小点,看上去阴气逼人。

“大、大哥,这……怀纸他还是太年轻了啊。”藤本组的若中高泽开口说道:“不如……”

藤本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拍了拍山下的手。

嘭!

一声巨响,像是铁锤一样,敲在所有人的心头上。

是山下转身,拔出了口袋里的手枪,对准了高泽的脸,不等那一张茫然的面孔有所反应,扣动了扳机。

瞬间,血腥飞溅,高泽仰天倒下。

所有人愣在原地。

包括槐诗。

山下面无表情,只是放下了抬起的手臂,也不管西装的袖口上沾染的血浆。

“老大的意思说的已经很明白了。”这个枯瘦的中年男人环顾着所有人的脸:“谁同意,谁反对?”

槐诗很想说我反对。

但看了看山下手里的枪,还有他被烧红的眼珠子,很明智的,吞了口吐沫没有说话。

那么,藤本组二代目怀纸素人上位的这件事情,就迅速的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同意和爱戴,当场通过!

很快,在藤本的示意之下,所有人都出去了。

病房里只剩下了奄奄一息的藤本,还有槐诗,以及……地上高泽的尸体。

藤本艰难的抬起手,指了指旁边他的私人物品。

“手机的密码……是6个3,我死后,你联系……绿、绿日……”藤本沙哑的说:“他们一定会……帮你的……”

槐诗整个人都不好了。

被那种充满祈求和期望的眼神看着,忽然之间成了极道组织的二代目,还是个拍片的,完就没反应过来。

“别啊,大哥,你换个其他人不行吗?”他左右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低声说:“我、我是卧底啊……真没想着干这个!”

藤本并没有惊讶,甚至没有发怒。

“我知、我知道,我猜到了……可是我没说,谁都,谁都没说……”

染血的氧气面罩下,藤本嘴角抽搐着,像是在得意的笑:“怀纸君,哪里会有、会有男人,不想当男优呢?”

“别扯淡了好么,大哥,咱说卧底呢!”

槐诗瞪大眼睛,感觉越发的茫然,也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哪里露了馅。

“你是……傻子吗?”藤本微微摇头,端详着眼前的面孔,疲惫叹息:“因为你的眼睛里,一点仇恨都没有啊。”

田中那个家伙介绍来的人有问题,他早就隐约感觉到了。

当槐诗说出绿日的时候,他就已经或多或少的明白。

明明感觉这个家伙有可能是个卧底,可出乎预料的是,他却一点都恨不起来。

绿日的人没有察觉,可他看到了:那个时候从爱莎之家里走出来的槐诗,低着头,掩饰着那种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拜托你了,怀纸君,拜托你了。”

他握紧槐诗的手,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遍遍的重复:“拜托……大家,就交给你了……”

槐诗呆滞着,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手一点点的失去力气。

最后,在心电失去波动之后的尖锐声音里,藤本失去了最后的呼吸,只有渐渐暗淡的空洞眼瞳映照着眼前的年轻人。

直到槐诗低下头,用力的颔首。

“放心吧。”他低声保证:“我会救你们的,一定会。”

无人回应。

只有最后一丝意识满足的逝去了,再不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