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丝瓜影视app二维码下载

   第56o章 二十年前

   一个女孩走了过来,气鼓鼓道“有什么好神气的?玷污了我常家的门风,居然还这么嚣张!”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跟凌冽有过一面之缘的常萱,也是常龙的妹妹。

   常龙面带不悦,道“常萱,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们的姑姑,不得无礼!”

   “你拿她当姑姑,她可没拿你当侄子看,这么多年,你去看望那么多次,她什么时候看过你一眼?”

   常萱气愤道“倒是那个孽种,听说他有事,立马就蹦起来了,连清高都装不下去了!”

   “闭嘴!”

   常龙冷声喝道“这些长辈们的事情,与我们无关,以后不要再说出这种没有教养的话来!”

   常萱好像非常惧怕常龙,见他真的火了,立马就闭上了嘴巴,可是,常龙从来没有这样对她严厉过,心里立即燃起了怒火。

   不过这股怒火却不是针对常龙的,而是针对凌冽,都是这个该死的孽种害自己挨骂。

   景家大门前,两个守卫突然看见一个身穿灰袍,头花白的怪女人走了过来,径直靠近大门,立即上前拦住她道“你是什么人?赶紧走开,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让景旭出来见我!”灰衣女人冷声道。

   眼尾弯弯又美又媚和服美女茶馆恬静美好写真

   两个守卫脸色顿时一变,冷声道“哪里来的疯女人,赶紧给我滚,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

   这个怪女人看那样子,怀疑都是不是要饭的,竟然想见他们二爷,难道是疯了吗?景家的二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我再说一次,让景旭出来见我!”灰衣女人再次冷声道。

   两个守卫顿时就怒了,举起手掌就抽向灰衣女人的脸颊,怒骂道“疯婆子,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找死!”

   啪!

   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脸上,不过却不是抽在灰衣女人的脸上,而是抽在了那个想要动手的守卫脸上,将他抽的一头栽倒在了地上,嘴角鲜血连连。

   “余……余爷?”守卫看着打自己的那个男人,一脸的惊恐。

   这个阴沉的男人叫余硕,可是他们二爷景旭的贴身保镖,跟随景旭几十年,在景家地位极高。

   余硕看都懒得看那个守卫一眼,而是两眼鄙视灰衣女人,目露锋芒。

   “你清楚,你不是我的对手!”灰衣女人冷声道。

   “常雨清,二十年了,你终于来了!”

   余硕还记得这个女人第一次来景家的时候,是二十年前,那个时候常雨清风华绝代,是天京第一美人,不知道是多少青年俊杰的梦中女神,而且还顶着景家未来二少奶奶的名头。

   然而,二十年后,女神红颜不再,这个女人带着怨恨再次来到景家。

   “我要见景旭!”灰衣女人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景家有很多人,所以景家也很大,其中有一处最大,也最别致的院子,只是可惜,这个院子却是景家的禁区,除了寥寥几人之外,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靠近一步。

   当景家的人看见余硕带着一个陌生的灰衣女人走进别院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那个女人究竟是谁?为什么可以进入那个别院?

   别院之中,有一条小河,小河旁边则是一个精致的凉亭,轮椅上,一个俊秀的中年男子手持鱼竿儿。

   听着不断靠近的脚步声,鱼竿儿在颤抖,中年人缓缓扭过头,看着头花白的灰衣女人,眼中满是落寞,缓缓道“雨清,没想到我们再次见面,会是在二十年以后!”

   常雨清看着中年人轮椅上面空空的两条裤管,淡然道“我以为你撑不过二十年!”

   “是啊,我也以为我撑不到二十年。”

   中年笑了,道“可是,老天还不想要我景旭的命,所以,我就不得不活着!”

   景旭!

   景家的二爷,曾经的景家二少爷!

   世界从来不缺人才,豪门也从来不缺娇子,景旭,曾经就是天京最风华正茂的天之骄子之一,是景家老太爷亲自指定的下一任接班人。

   几乎所有人都认定,本来庞大的景家,日后必定会在景旭的手中,变的更加强盛,更加辉煌。

   然而,这一切都是二十年前的一个晚上破灭了。

   那一晚,本应该是他跟常家大小姐常雨清的良辰吉日,意味两个最出色年轻人的结合,也意味着两大级家族之间的融合,如此繁盛的场景。

   但是,却有人闯进景家,夺走了常雨清,被将景旭的双腿打断。

   从此以后,景旭就意志消沉,完失去了锐气,跟那些突然变成残废的普通人一样。

   这样的人,是没有办法在继续掌管景家的,景家失去了一个最出色的接班人,也多了一个浑浑噩噩的残废。

   “你想报复?”灰衣女人问道。

   “想!”景旭道。

   灰衣女人点点头,道“如果你说不想,可能你现在已经死了!”

   “雨清想杀我?”景旭问道。

   灰衣女人摇摇头道“不杀!”

   “为什么不杀?我却想杀他呢!”景旭笑了。

   “你杀不了!”

   “为什么?”

   “因为他是凌战的儿子!”

   说完这一句,灰衣女人转身就走,她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余硕走了过来,一脸阴沉道“如果你想,常雨清走不出景家。”

   景旭脸上露出淡笑道“你错了,没人能留下她,常家留不下,景家也一样留不下!”

   一道年轻的声音横插了进来,道“那是二叔不想留下她!”

   景旭扭头看着走过来的年轻人,笑道“怎么?你忍不住想要出手了?”

   年轻人也笑道“二叔是我的二叔,景家也是我的景家,我怎么能不出手呢?”

   “好!”

   景旭道“那他就是你的了。”

   年轻人眼中满是凌冽的杀机,森然道“二叔,二十年前你输在了凌战的手中,这笔帐,我就帮你在凌冽的身上拿回来!”

   生这么大的事情,天京方面都快炸了锅,而身处豫州的凌冽却什么都没有做,依然每天坐在百草庐,行医诊病,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生一样。

   一辆黑色吉普停在了百草庐的门口,走下来四个黑衣人,身上都散着凌厉的气息,百草庐门前本有排着长龙的病人,看见这四个人靠近,纷纷一脸惊惧的自动退避。

   这四个人身上的气息太凌厉了,寻常百姓根本就没有办法直接面对。

   四人走进百草庐,凌冽一皱眉,冷声道“你们惊扰了我的病人,立即出去!”

   一个黑衣人冷声一笑,掏出自己的证件,道“我们是特勤局的人,凌冽,请你立即跟我们走一趟!”

   说完,直接掏出了手铐,其他三人更是将配枪拿了出来,打开保险!

   。